說起90年代初期的五黑寳年代,也許很多年輕的球迷都不記得了,但是老一輩的就會開始懷念起來:啊,那真是完美的組合;那五個黑人真是太厲害了。。。等等一聼就知道的是老人緬懷的句子XD(真慚愧,我也是?)誠然,以Drexler爲首的五黑寳的確一個冠軍都沒有拿到,但是他們代表了那個年代的一個傳統強權,也是西區當時和東區活塞,公牛爭霸的代表。

 

所以五黑寳到底是哪五個呢?除了大家熟知的Drexler(目前人在台灣)和Terry Porter之外,小前鋒是Jerome Kersey,大前鋒是Buck Williams,而中鋒就是7尺,重達285磅的“鴨子”Kevin Duckworth。後衛的DrexlerPorter都是當時的一流後衛了,但是我們都知道,僅僅有後衛而沒有禁區的球隊,是無法長年在NBA保持高檔勝率的,而波特蘭拓荒者的禁區則是由WilliamsDuckworth一起捍衛的地方。很多人都認爲Williams才是實際上拓荒者當年禁區的守護神,其實這沒錯,因爲拓荒者真正開始強盛是在Williams來到之後才開始的,但是別忘了當時的Williams已經差不多開始走下坡了,而Duckworth則是正在攀向巔峰的中鋒。如果硬要我說的話,我個人覺得當時的William比較像是球隊的精神領導,而Duckworth是真正在攻守兩端都保住拓荒者禁區優勢的球員。

 



在芝加哥長大的Duckworth,從來就不是一個矮小的小孩。從小就比別人的塊頭大得多,甚至因此被同年的小孩子拒絕往來。

 

“我的塊頭讓我很困擾,”Duckworth在當年的訪談中提到。“女孩子總是在嘲笑我,她們都會針對我的身材說些很令人抓狂的話。不過也沒辦法,我從一生下來就是這麽大隻,我的一生從來沒有瘦小的一天。”

 

不過雖然既高且壯,Duckworth倒是展現了和他身材不相稱的協調性和投籃手感。

 

“這要感謝我母親,”Duckworth說。“我家後院有一個籃框,而那個籃框剛好在我媽的房間窗戶外面。她每天晚上睡着了都還要忍受我投籃的聲音,真的很了不起。我常常獨自投籃到半夜,也不知道投了多少球,因爲我喜歡球空心的聲音,只要踫到一點籃框,我都不算他進。”

 

就是這樣的堅持,讓Duckworth成爲了一個不是空有身材的中鋒。他投入選秀的時候,拓荒者就曾經表達過對他很有興趣,Duckworth當時以爲拓荒者會用他們第一輪第24順位的選秀選走他,不過當拓荒者決定跳過Duckworth而選擇了一個他從來都沒有聼過的歐洲球員時,Duckworth是非常驚訝,甚至有點惱火的。最後Duckworth在第二輪第9順位(總順位為33)被馬刺選走。在馬刺的Duckworth沒有什麽發揮的空間,打了14場比賽就被拓荒者用新秀Walter Berry換來了。(也許讀者會覺得拓荒者既然要Duckworth,爲什麽不自己選他,那麽我補充一下,1986年這年的第一輪24順位,拓荒者用來選了一個叫做Sabonis的年輕中鋒。Now that makes sense hum?

 

第二年,Duckworth在隊上王牌(?)主力中鋒Sam Bowie受傷(大家應該知道此君吧?此人就是當年1984年選秀第二順位,沒錯,在Michael Jordan之前被選的中鋒),替補的中鋒Steve Johnson也受傷的情況下被硬推上先發中鋒的位置,結果這一打就不得了了,Duckworth展現不錯的防守能力和投籃手感,最後竟然平均15.8分和7.4個籃板,也一舉拿下了最佳進步獎。再下一年Duckworth的成績更上一層樓,不但平均拿下18分和8個籃板,也入選了明星賽。不過拓荒者在Duckworth的強力表現之下,仍然沒有殺出西區第一輪。於是,拓荒者大破大立的時候到了。他們賣掉了Sam Bowie(又是你。。。)去籃網,換來了五黑寳的最後一塊拼圖(事實上他們1990年球季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黑人替補球員,是他們選來的新人,叫做Cliff Robinson,此君前年還在籃網打球,還被我的芒果社調侃過。。。),苦工大前鋒的佼佼者Buck Williams。結果這年的拓荒者勢不可擋,一路打進冠軍賽,然後前兩場在活塞主場打成1-1平手之後,滑翔人Drexler自信滿滿的說“我們不會再回來底特律了”(指拓荒者會在主場連勝三場),結果果然沒有回到底特律,因爲他們主場連輸了三場敗掉。。。這也創造了NBA冠軍賽的一個有趣的故事。

 

之後兩季Duckworth仍然保持不錯的健康,而拓荒者也終於在1992年再次闖入冠軍賽(Duckworth也再次入選明星賽),不過還是敗在Michael Jordan的手下,而拓荒者的氣,也似乎在這年用完了。之後Duckworth開始受傷連連,93年之後就沒被拓荒者續約,而Buck Williams也開始大幅退化,沒幾年之後Drexler爲了追求冠軍,不惜抛出“賣我”宣言,而名噪一時的五黑寳,就這樣走向了歷史。

 

Duckworth之後和華盛頓子彈(巫師的前身)簽了兩年約,不過不斷受傷的Duckworth,身手也大幅退化,之後混了公鹿一年,最後1996年在快艇結束了他的球員生涯,並且在2008825日(美國時間)去世,死因為心臟病發。

 

縱觀Duckworth的球員生涯,雖然他的發光發亮的時間非常短暫,但是卻也成爲了一支強隊的主力中鋒。他背框單打的技術不佳,不過他中距離手感好的驚人,而他龐大的體型和並不慢的速度,也使他的11防守有不錯的水準。或許仍然不是NBA其他球隊會重點防守的對象,但是就像許多90年代球員的特色,這種不起眼的實力派球員,總是能在季後賽製造讓人印象深刻的回憶。

 

1990年,西區凖決賽。那是波特蘭崛起的球季,他們一路打進西區凖決賽,並且和馬刺殺得難分難解。兩隊纏鬥到第七場生死戰,而開賽前,沒有人想到,這會是一場拓荒者隊史上最感動的比賽之一。當時,Duckworth已經因爲手骨折缺賽了三個禮拜,而Game 7的賽前熱身時,Duckworth毅然決定不顧醫生的勸阻,解開手上的石膏,披掛上陣。當他身著球衣走出休息室時,全場爆出了如雷的歡呼,幾乎有整整兩分鐘之久。當然,這不是尼克1970傳奇中鋒Willis Reed等級的表現,不過Duckworth的決心,的確也感染了隊友。他也接下了防守當時馬刺超級中鋒David Robinson的任務,並且在前三節用自己的體型和防守技巧完全壓制了Robinson,讓他投12僅中2,大失水準的表現。最後拓荒者延長賽打敗了馬刺,晉級西區冠軍賽。Duckworth的表現,絕對功不可沒。

 

或許已經有人發現了Duckworth這個名字的奇怪之處,不過我還是解釋一下好了。Duck的英文就是鴨子,而Worth這部分則是“價值”,所以Duckworth也常常因爲這個奇怪的姓氏被不懷好意的球迷調侃。“What is a duck’s worth?”鴨子的價值是什麽東西?當然,這是有強烈的諷刺意味在的。Duckworth的個性比較内向害羞(這麽大個子,很難想象。。),但是他也是很敏感的人,常常聽到這樣的諷刺,他心裡其實很難過。

 

於是在1991年的季後賽,他正式回應了這些諷刺他的球迷。那是西區凖決賽的第四場,Duckworth上場之後就發現,本來每天就有來對他大吼大叫的敵方球迷,但是那天似乎特別嚴重。有十幾個爵士球迷(Duckworth說,他習慣了45個叫囂的球迷,但是一場有這麽多,倒是第一次),每當Duckworth跑過他們身邊的時候,就會用各種低級骯髒的垃圾話問候他。似乎被激發了他的求勝意志,那個球迷越叫,Duckworth就越是積極要球進攻。結果他上下半場各拿了15分,最後一個人殺翻爵士禁區,拿了3011個籃板,不管爵士怎麽守他,Duckworth那天都有辦法要到分數。最關鍵的一球莫過於當整場領先的拓荒者被追到讀秒階段時,眼看領先就要不保了,而Duckworth跳了出來連續得了6分,完全澆熄了爵士的反撲。當Duckworth最後的中距離破網而入時,整個爵士球場一片死寂。

 

平常他不會這麽做的,但是Duckworth這天實在忍不住了,跑回板凳的時候,他朝那些閉嘴的球迷眨了眨眼。

 

“那個時候,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,”Duckworth後來回憶的時候,笑著說。

 

也許,他不是聯盟的一流中鋒,也不是什麽超級明星球員。但是對波特蘭的球迷來説,他代表了一個美好的年代,一個扎實努力,親切友善的大個子。

 

最被人低估的球員之一,但是他帶給波特蘭的回憶,會永遠留在球迷的心中。

 

這就是鴨子的價值。


R.I.P. Kevin Duckworth. 

 

後記:這篇文章本來我兩三個月前就打算寫了,不過因爲種種理由,一直拖到現在。Duckworth是一個很實用的好球員,雖然沒有明星的樣子,但是他在季後賽的表現,我認爲完全值得被人拿來歌頌一番。

 

我將會陸續寫一些90年代很有特色,在季後賽有經典的爆發表現的名不見經傳球員,如果有人有什麽建議,請大家給我一些名字來寫。目前我只決定寫90年代末期的一個射手,硬是淘汰衛冕馬刺的Todd Day,而我打算寫大概10篇左右,所以麻煩各位給我一點建議,謝謝。

 

最後提供一個有趣的常識(?),當初我會注意這個球員,其實是因爲他的生日跟我同月同日。。。XD

 

I know, it’s a dumb reason. hahahahaha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ngmango 的頭像
Tingmango

芒果社的宅男香蕉芭樂

Tingma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