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我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(爲什麽說“以前”是因爲現在都聯絡不到她了),她寫了很多小説的開頭,卻從來沒有恆心把一部小説寫完。她總是說自己很會挖洞,而且挖了之後就不管那個洞了。好吧,我突然發現我也差不多。XD 其實我們都是土撥鼠!?

Tingma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